封面 :: 《茫.上海》 :: 《我和抑郁症的纠葛》 :: 存档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儿?

“充满鲜花的世界到底在哪里?
如果它真的存在,我一定要去。”

有时我觉得Gala的《追梦赤子心》这歌儿,字字句句都像是给深陷抑郁症的人写的。它让你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一丝微光,所以使劲全身力气捶一下胸口,告诉自己要带着一口气儿走出去,但也有时候让人怀疑一切是否真实存在。

我记得在我还未确诊为抑郁症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每晚凌晨是抱着酒瓶子和揉烂的烟盒入睡的。有次偶然播放器推送了这首歌的现场版,我赶忙搜到了MIDI音乐节的现场视频,看着一群眼神里闪烁着生命力的年轻人跟着主唱嘶喊着向前跑的时候,我突然鼻子发酸。我以前也像他们一样凭着一股没事儿找事儿的年少轻狂劲儿,去音乐节,去别的城市寻找只属于自己的生活,喜欢憧憬,明知自己屌丝也暗暗猥琐地猜转角会不会有个姑娘?更爱为赋新词强作愁。那时多好啊!

可有天,我突然发现连走回家的最后200米都变得吃力的时候,沮丧感便日复一日的堆积在那个曾经要强的小破孩内心深处了。我31岁了,早就不是小破孩了,我以为我早就摆脱了他的纠缠,直到今天他悄悄长大了,占据了我全部的心房时,我才不得不承认,噩梦又回来了 —— 自大掩饰下的极度自卑,没有被爱也不懂爱,没有安全感,曾被抛弃忽视的心房上扎满了沾着血的钉子。

直到两次确诊为中偏重度抑郁症,又诊断为躁郁症之后,我居然长出了一口气,内心反常地轻松了,因为我不用再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得了绝症了。我走出医院的时候,外面下着雨,没打伞,湿着的头发粘成了片儿,鞋上溅满了泥点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知道多少天没刮胡子了,多灰头土脸的日子啊,原来那个出门都要照无数次镜子的我去哪儿了?谁见到他了,帮我劝劝他,让他回来吧,我好好待他。

“关于理想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即使在灰头土脸的日子里”

药物治疗的前三个月里,无法遏制的强烈自杀念头涌上心头时,我是靠着这句歌词让自己故意显得勇敢点儿。即便是在最严重的木僵状态下,我已经失去了抬一下眼皮的动力时,有时也会在自杀念头的萦绕下,清晰的想起这句歌词。

但即便如此,仍要面对无数次濒临失控的情况。就像自己要摁住另一个幻化成自己模样的人一样,阻止他伤害我,不知道多少次握着手里的刀拼命挣扎,声嘶力竭的低吼。无助、痛苦、悲伤,我想喊救命,可没人会答应,我像个疯子一样使劲全力把刀砸向了车窗,释放所有的力气怒吼:“去你妈的!滚!”,直到精疲力尽,倒在车里。

有次抑郁发作时,我在自己的车里疯狂地砸手机,砸手里的刀,车里一片狼藉,洒满了还没抽的烟, 不小心碰到了中控的按钮,打开了车载电台,两个可恶的DJ聊着《空天猎》那部还未上映的电影,却开始播放追梦赤子心……

“向前跑 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猛然一下,安静了两三秒,积攒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眼泪彻底决堤,奔涌而出,我抱头痛哭沙哑地嘶喊,在闷热的车里拼命喘气,我想带着这口气走出去,我不能趴下,不能趴下…… 默默把散落的香烟都拾了起来,点了一根,深深地吸了一口后,对着镜子慌乱地擦了擦不知道是眼泪还是汗水,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回家。

这样的事情我数不清多少次了,但后来抑郁到来时,我总会播放迷笛现场的追梦赤子心来给自己打气,以至于我两岁多的女儿都会模仿主唱那样,有模有样的昂起头嘶喊:“向前跑!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吧!”,唱到“只要一息尚存请握紧双拳 ”时,总会特别萌地伸出自己的小拳头冲我比划,那一瞬间特感动,好像一下把我拉回了现实,又非常自责我令她承受了太多因我抑郁发作时带给她的恐惧,可即便这样,她仍会拿着水果跑到我跟前喂我吃,嘴里还会咕哝着说:“爸爸病了,吃点水果就好了……”。我真的难过,真的,太难过了,我一定要坚持,陪她长大,留住她的天真和善良。

现在,我每天都在给自己寻找目标,寻找期待,希望这些能变成令我坚持的动力。我希望有天我恢复了,能带着女儿,一家三口,去看场Gala的现场,然后我们一起喊:“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这首歌我也希望能被更多抑郁症患者听到,在你们生死一个念头之间,有一首歌告诉你:

 

“在天色破晓之前
我们要更加勇敢
等待日出时最耀眼的瞬间 ”

 

 


浏览全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