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 《茫.上海》 :: 《我和抑郁症的纠葛》 :: 存档

抑郁令我向死而生

“苦楚相连,更无间断,故称无间”

这是佛经中对无间地狱众生惨状的描述,但也何尝不是我躁狂和抑郁交替发作时的经历。我难以回想起这几个月我经历了什么事情,但似乎天就没晴过。第一次转为轻躁狂时,我误以为是因为服用的氟西汀见效了,欣喜若狂到反常的地步,甚至我比任何时候都变得爱说话了。可随后一天犹如被抛起的铅球一样,重重砸在地上,心如死灰一般,绝望至极。如此三天一次反复,持续了两个月无间地狱般的折磨后,才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得靠服用碳酸锂来压一压轻躁狂的状态。但事实是,感觉美妙的轻躁狂状态变得时隐时现,抑郁发作却一次比一次更严重。甚至有次我情急之下狠狠地砍伤了自己的胳膊,因为当时突然崩溃了,极其难以忍受自己非但没有成为一个期盼中更优秀的自己,反倒成了累赘!那时我觉得这日子我真的熬不下去了,所有爱好、理想、期待、亲情、欲望都不能支撑起生的希望了,我靠什么坚持?

很多人都不约而同地用地狱来形容经历抑郁症的日子,尽管惨状不及佛经中对地狱道众生的描述,但那种精神上的恐惧,我猜想也相差无几。我每天都活在恐惧中,最怕的事情就是发现自己不知道哪次抑郁发作时就有可能会丧失求生的本能,转而迫切求死,就算在抑郁缓解后也是如此。有些时候,尽管晚上服用了有镇静作用的米氮平以后,也依然无法入眠,那时在想,明天,还会有明天么?

但尽管如此,我也还是坚持到现在。因为我想不到比死更糟糕的事了,大概是物极必反吧,心里反倒升起另一种希望 —— 也许明天药物就见效了呢?可如果还是不见效,我精神崩溃了选择轻生呢?我既憧憬明天的转机,又担忧一无所获的后果,所以我比任何时候都更珍惜抑郁缓解的日子,总会把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凑,去做想做的事,去尝试很多想法,至少即便明天真的死去,我也无憾了。这大概就是我理解的向死而生,重度抑郁带给我的。

有一句我特别反感的话:“死都不怕,还怕活着么?”,反感是因为他们不懂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也许更害怕的是日复一日被折磨地活着,那是精神的摧残。但这句话并没错,活着,至少人生峰回路转无数次,总有转机会出现。如果深陷抑郁的你已经抱定必死的决心了,那不如在剩下的日子里,向死而生地潇洒活一次,那时,大概你对于生死又有了新的看法。

别总陶醉在抑郁带来的悲伤假象中,把假象击个粉碎,再看看这个世界和自己。

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