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 《茫.上海》 :: 《我和抑郁症的纠葛》 :: 存档

命里有时终须有

似乎很久没有再来过这个一直没舍得从服务器上删除的个人博客了,这个博客也因此得以维持了6年在线的记录。其实在去年8月12日结婚前夕写过一篇流水帐,草草记录了当时的生活,却因为一次服务器故障而导致了数据丢失。

凌晨5点,不知道现在算是早上还是晚上,忙完了手头的工作,还是和之前几次一样,跑来想记录点儿东西,这次决心总得写点儿什么,是因为嘴边不自觉的哼起了许冠杰的一首经典老歌,“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雷声风雨打,何用多惊怕….”

最近一段时间我是活在幸福当中的,不仅仅是对生活的满足,在工作上为之努力了2年的想法终于实现了,并且获得超出预想的成绩,可以说我真的实现了每天不是被闹钟叫醒,而是梦想呼唤觉醒的境界了,内心特别的澎湃,又平静,就像是穿着一件儿被风雨打湿的衣服,猛的跑进了暖气充足的房间里一样,来不及马上脱掉冰冷潮湿的外套,只顾着努力感受温暖并不时想起自己在大雨中急忙奔跑的一些情景,这感觉就像是成长的缩影。

其实我觉得这些年,我对成长这个词儿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姑且说是深刻吧。它来自于曾犯过的错误,走过的弯路和自我聆听与反省,甚至是自我形象的彻底颠覆,伴随而来的痛苦越令自己崩溃,感觉就越深刻,也许正因为于此,在婚礼上,我提到了成长这个词,而且当时无法控制的哽咽,尽管台下坐着那么多亲戚长辈和朋友,像是个找到伴儿的孤儿一样,因为当时婚礼还没开始的时候,我看着T台两边的满天星已经就这么觉得了,而我坐在台上弹着吉他,傻媳妇儿从黑不拉几的角落里,一边唱着那首张三的歌,一边慢慢向我走来的时候,我用余光看着台下那些或许是看着我长大的亲戚,也或许他们从没好好看过我,当时就是觉得能得到这一切,对我来说都太不容易了!

我自小就是一个总害怕失去的人,也因此敏感又小心翼翼,但结果并不会因此而留在我身边,直到自己走了几年的陌生路之后,才觉得忽然平静豁然起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雷声风雨打,何用多惊怕….”,有时确实如此。